fg-01

影片簡介

一對歷經革命的舞臺姐妹
四段穿越時空的粵劇旅程

在古巴首都夏灣拿(今稱哈瓦那)出生、自小學習粵劇的何秋蘭和黃美玉,既是獨生女兒、又是舞臺姐妹。何秋蘭的養父方標因爲家人反對他學戲而由廣東遠走古巴,黃美玉的中國父親則是華人街有名的裁縫。兩人生長在三、四十年代繁榮的夏灣拿,小生黃美玉學習過功夫和舞獅,花旦何秋蘭則以俏麗扮相和婉轉歌喉紅遍古巴各個華埠。1959年卡斯特羅的一場革命帶走了一切繁華,何秋蘭做了收銀員,黃美玉做了外交官。兩人進入花甲之年後,在被時間磨蝕的華人街,試圖重新排演粵劇,她們是否還能找到當初少女夢幻的舞臺?

導演/編劇/剪輯/攝影:魏時煜
監製:羅卡

故事背景

2017年是華人到達古巴170周年。古巴至今還有10萬人(1%總人口)有華人血統。本片兩位主人公,86歲、純古巴血統的何秋蘭,和88歲、父親是華人的黃美玉是小學同學,在夏灣拿上學,課餘同在國光劇團學習粵劇。秋蘭自幼已隨養父方標學唱粵劇,八歲開始上台演出,十五歲當上劇團的花旦,巡演古巴各個華埠,並陪外埠來訪的小燕飛、牡丹蘇、蘇州麗等伶人演出,成就了華人歷史上的一段傳奇。美玉讀大學時離開劇團,革命風暴來臨時,曾經參軍,見過卡斯特羅和捷古華拉(又譯切格瓦拉),畢業後成爲外交官員,曾派駐印度。美玉退休後,重返華人街,與闊別三十年的秋蘭一起,嘗試重拾粵劇藝術。兩人的中國父親,皆在1920年代移民古巴,卻一直未能返鄉,他們去世後,兩位女兒希望代父祭祖,但旅費昂貴、路途遙遠,願望能否達成?

2011年和2014年,在友人的贊助下,何秋蘭和黃美玉兩次返回香港和廣東,回鄉祭祖之外,還在廣州八和會館、佛山祖廟唱曲,又應邀和謝雪心、龍貫天等粵劇名伶唱和。2015年,導演魏時煜與監製羅卡、汪海珊,帶領團隊到夏灣拿進行拍攝,追尋華人街舊日故事。本片的製作前後歷時六年,在呈現古巴舞台姐妹的藝術旅程的同時,以珍貴的新聞片和照片展示出近百年來的中國古巴歷史和夏灣拿的華埠興衰,並邀請粵劇藝術家阮兆輝、李奇峰先生受訪,分享粵劇在海外傳播的故事。影片以原創音樂,配合白駒榮的南音、紅綫女的名曲和兩位女主角的歌聲,帶觀衆穿越時空,體驗一次與衆不同的電影旅程。

藝術目標

在上世紀前半葉,很多華人作爲勞工移民古巴。在二戰期間,古巴首都夏灣拿的唐人街曾經居住了三万華人,他們在生産勞作之餘,把觀看粵劇和電影作爲主要的娛樂。在省港兩地仍舊男女不同台的三十年代早期,在海外演出的劇團因爲人員缺乏,已經率先開始男女同台。到達美國最大的華人社區—舊金山唐人街表演的伶星和戲班,通常會在加州演出之後,再去紐約、加拿大、古巴等地巡演。紅船的傳統,避開了中國的戰亂,在海外延續和發展了幾十年,直到上世紀末才衰落;但是海外粵劇班和華人的故事,仍舊流傳著。我們希望追溯海外紅船的歷史,以及當年華僑遠渡重洋,除了賺錢以外,把怎樣的傳統留在了世界各地。 為達成以上藝術目標,我們希望通過紀錄片的形式來向今天的觀衆呈獻一段十分特別的故事:跟隨養父方標長大、沒有華人血統的古巴女兒卡麗嘉,曾以藝名“何秋蘭”在古巴的粵劇舞臺上做過十年粵劇花旦。1959年古巴革命之後,華人的店鋪和財產被大量充公,華僑們紛紛離開古巴,以至至今仍舊留守在夏灣拿的華人後裔不足一百人。1923年,19嵗的方標離開開平故里到達古巴,後因各種原因一直未能返鄉探親,直到他92嵗客死異鄉。父親1996年去世后,卡麗嘉希望能夠替方標做一次還鄉之旅,到2012年春,她終于達成了心願,經過千山萬水到達香港,之後得以訪問了父親的故鄉。通過這位古巴女兒對於父親的身世以及她從小跟隨父親的生活的講述,我們希望能夠讓觀衆更加深刻地了解粵劇、以及中國文化的價值與魅力。

導演論述

我父親是福建人,從曾祖父輩就有很多家人到海外留學或定居。我20歲出頭離家到加拿大求學,同時遊歷了很多地方,總是被那些能過跨越很多邊界的人吸引,喜歡研究、探尋他們如何在不同的種族、語言、文化之間遊刃有餘並創造奇跡。何秋蘭就是這樣一個神奇的存在。生父的早逝注定她的命運要和養父聯係在一起,而這位熱愛粵劇的養父,把女兒帶入了粵劇的藝術,使這個古巴女兒成爲華人舞臺上的明星。有多少父親能夠在給女兒提供溫飽之後,還能與她分享藝術帶來的滿足和喜悅呢?在我父親車禍去世之前,我沒有認真想過這樣的問題。現在想來,是他教我音樂,鼓勵我到海外讀書,並和我分享每一次探險的興奮。父親走了,我才體會到何秋蘭、黃美玉回來探尋父親故土的心情,因爲父親是永遠的,女兒大了、老了,縂還希望能不斷地了解他。我簡單地稱作“愛”的情感,在我的編劇羅卡看來又多一層“懷舊”,多一層對於韶華、對於粵劇的留戀。何秋蘭27嵗以後的生活回歸平凡,父親去世之後對於父親、青春、粵劇舞臺的懷念融于一體,似乎非回到父親和粵劇的故鄉不能緩解。這樣的故事,對於不同年齡和背景的觀衆意義不同。何秋蘭和黃美玉的願望能夠否實現?想象中的中國和現實中國相去多遠?驅動故事的是我們平日難得觸及的深層情感。